歡迎您訪問國際能源網!
客服熱線:400-8256-198 | 會員服務 | 廣告服務 |

國際能源網能源新聞

能源行業最大的門戶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能源資訊 » 要聞 » 媒體聚焦 » 正文

兗州煤業“求生”記:從虧損24億,到待分紅431億!完美逆襲!

國際能源網能源資訊頻道  來源:國際能源網(微信號:inencom)  日期:2019-07-19
   近日,兗州煤業未經審計的2019年上半年財報出爐。營業收入比去年同期減少了493.46萬的同時卻讓凈利潤大漲898.6萬,而且自上市以來,該公司的分紅率高達30.16%,煤炭業在不斷壓縮產能的影響下,截至2018年10月末,規模以上煤炭企業虧損面達25.6%。部分企業扭虧但并未脫困,企業經營仍十分困難,而兗州煤業的業績能保持堅挺、穩定,的確非常難得。

 
  曾經是業內“虧損王”
 
  然而,人們根本想象不到,兗州煤業有著一段“至暗時刻”的歷史,曾幾何時該公司也是半年虧損24億的“虧損王”。在2013年上半年的財報中,國際能源網記者發現,上半年虧損額度高達23.97億元,兗州煤炭澳大利亞有限公司上半年營收7.18億澳元;虧損7.49億澳元,約合42.15億元人民幣,這樣的業績下滑勘破行業發展紀錄。正式這樣一個看起來是“死局”的情況,竟然被兗州煤業盤活了。
 
 
  兗州煤業當時的虧損與國內、國際煤炭行業不景氣的大環境有關,2012年以來,全球經濟低迷不振,煤炭需求減弱,導致國際煤炭價格大跌,澳大利亞動力煤價格較7年前僅增長1倍左右。而澳大利亞是偏偏又是兗州煤業重點布局的市場,這塊市場的下滑影響了整個公司的發展。
 
  但是外因只是一種條件,兗州煤業自身同樣存在各種問題。和所有國有企業一樣,兗州煤業冗員問題嚴重,企業運營成本高是虧損的重要原因。
 
  不僅如此,傳統煤炭企業自身還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官僚感”,不同層級的管理也混亂不堪,常常是官大一級壓死人,中高級管理人員考慮的不是企業的發展而是個人的升遷。管理層尚且如此,基層員工更不必說,員工自主性差,“混日子”的不在少數。有能力的人員難以通過正常途徑晉升也是公司出現虧損的原因之一。因為員工的主動性沒有發揮出來,人才流失嚴重給企業發展帶來了不利的影響。
 
  虧損的另一方面因素是技術問題和產業規劃問題。新舊動能無法順利承接轉換制約了企業的發展。
 
  大刀闊斧地改革
 
  兗州煤業在危如累卵的情況下,公司進行了領導班子調整,新任領導班子逐步找尋到解決企業虧損問題的出路。
 
  為了解決冗員問題,兗州煤業開始幾輪自上而下的裁員工作。經過兩輪機關機構改革,兗州煤業的機關機構由23個減少至15個,管理人員從2013年的287人減少到目前的150人,定員減少47%;本部礦井機構數量壓縮了60%,管理崗位定員壓縮了15%,勞動定員壓縮10%。
 
  在治理旗下子公司方面,也甩掉了一批虧損企業的沉重“包袱”。通過一系列措施,讓4戶虧損和3戶“僵尸”企業實現出清,該公司旗下權屬單位基本消滅了虧損。通過清理整頓權屬和參股公司,兗州煤業對80家公司制定了整合、轉讓、注銷、退出方案,確保實現公司“主業精干、產權清晰、風險可控、運營規范”。
 
  為了給企業帶來活力,增強企業適應市場變化的需要,兗州煤業引入了靈活的機制,堅持國有體制、民營機制,兗州煤業率先開展金通公司混合所有制試點,有效激發了企業內生動力。兗州煤業、兗煤澳洲股權激勵計劃的創新性突破讓其成為國內首家實施股權激勵的煤炭上市公司。
 
 
  兗州煤業召開領導班子調整動員會
 
  在人才選聘方面,兗州煤業一改過去干好干壞一個樣的“大鍋飯”機制,打破干部終身制,推行管理技術人員聘任制、契約化管理。取消了管理人員行政級別,讓官僚主義的作風徹底從企業消失。公司的崗位管理機制實現了從級別管理向崗位管理的轉變。
 
  為了提高對人才的吸引力,兗州煤業將市場機制引入企業內部,建立與完全市場相銜接的薪酬分配機制,打破分配“大鍋飯”,實現崗位增值、員工增收、企業增效。
 
  為了應對煤炭市場的風波,把單一的主營業務風險降到最低,兗州煤業開始實施新舊動能轉換,推動了煤炭、化工、電力、裝備制造四個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新興產業加速公司崛起。兗州煤業通過開展自動化、信息化、智能化“三化融合”,高效地推動了智慧礦山、智能化采掘工作全面建設。
 
  兗州煤業針對澳元貶值、澳洲煤炭市場的不景氣局面采取了積極應對措施,在澳洲基地相繼實施“鳳凰”“大圣”“獵鷹”資本運作項目,完成聯合煤炭公司收購和香港IPO上市,一系列措施過后,兗州煤業的資產結構全面優化,徹底扭轉長期虧損局面,國際競爭實力大幅增強。
 
  2016年是重大轉折點
 
  經過一系列改革之后,2016年開始,兗州煤業業績逐步好轉,這一年,兗州煤業和華能國際以及上海時代航運簽署了首個年度煤炭供應合同;這一年,兗煤澳洲莫拉本煤礦二期擴產項目四號露天礦竣工投產,它的建成投產,將原有年產900萬噸的產能躍升至1300萬噸,距離2100萬噸的三期目標又邁進了堅實一步;這一年,兗煤加拿大公司探獲一處海外特大型世界級優質鉀鹽礦產基地;這一年,兗州煤業通過海外資產證券化融資9.5億美元……
 
 
  兗州煤業與華電國際和上海時代航運簽約煤炭長期供應合同
 
  兗州煤業在2016年發生了很多事,這些事無一例外地讓公司的發展出現了轉折。虧損連連的業績終于有了起色,該公司營業收入從2015年的690億,一下子翻越到1023億,漲幅高達47.78%,凈利潤也從之前的8.6億翻了近三倍,達到了21.6億的水平。
 
  此后的2017年,營業收入攀升到1512億,凈利潤高達67.7億,2018年的業績依然保持增長,營收高達1630億,凈利潤也攀升至79.1億,同比增長16.81%。今年一季度,該公司營收達到482億,凈利潤為23.1億,超過去年季度平均水平,今年二季度未經審計財報又傳出凈利潤增加898.6萬的好成績,充分說明了兗州煤業的業的改革和轉型,大獲成功。
 
  7月10日,財富中文網發布最新《財富》中國500強排行榜,兗州煤業以1630億元的營業收入,排名榜單第58位,煤企中位列第二,僅次于中國神華這家煤炭央企。
 
 
  近日,國家發改委印發了《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其內容明確完善國有企業退出機制,推動國有“僵尸企業”破產退出。煤炭行業國有企業可能是市場主體退出的重點區域,不過兗州煤業的轉型創新給了這些企業信心,如果不是當初果斷地改革,出清止損,如何取得今天的成績?兗州煤業今日的發展充分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國有企業不能再因循守舊,在市場風云變幻的大潮中想要立于不敗之地需要一些犧牲也需要一些除舊立新的勇氣!
國際能源網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搜索更多能源資訊
色XX综合网